《别让我走》:科幻“搭上”文艺,竟令人毛骨悚然!

观瞻网 2019-10-14

某某求生欲太强。


「求生欲」这个词,现在多被我们用来调侃。


可实际上,它也真实的彰显出人类的本能。


就拿今天这部片来说——




在“医学进步”的背后,隐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人性之恶。


《别让我走》



孕育罪恶的摇篮,是一个叫黑尔舍姆的地方。


这是一间寄宿学校,孩子们从记事起就在这里生活。


每天早上例会,唱着悠扬的圣歌;



日常课程有体育、绘画,还有情景模拟的小品、看电影。


内容丰富多彩。


学生们朝夕相处,互相关爱,在这里快乐健康的成长。



然而,露茜老师的一席话,打破了这个美好假象。


你们成年之后,就会开始捐献主要器官,你们就是因此被造出来的。


原来,这些孩子是克隆人,作为器官供体,是用来拯救人类的工具。



回过头看看,这所学校确实存在很多疑点——


孩子吸烟是不对,可校领导偏强调这种行为放在黑尔舍姆更恶劣。


保持身心健康,是学生们的最高要务。



隔三差五的健康检查,脸上不小心蹭破点表皮,就被当做一件大事。



人手一只手环,出入门口必须刷门禁。


他们看似自由,实际在被“圈养”。


为什么不逃走呢?


因为潜移默化的“教育”,早已在他们脑海中根深蒂固。



有人跑到边界外,被发现绑在树上,手脚被砍掉,死了;


有人越界后又想回来,不被准许,结果她在大门旁被活活饿死。


学校栅栏之外的地方,有恶魔,是地狱。


只要踏出去就没好下场,这事人尽皆知,他们对此深信不疑。



不难看出,这是个公开允许克隆人存在的社会。


圈养孩子,待到合适的时机,把他们的器官“捐献”出去,稍作恢复再“捐”,一直到机体死亡。


美其名曰“捐献者”,实则只是一种储存器官的“容器”。



那个世界是疯狂的。


而它的缔造者不是别人,正是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


他曾以处女作《群山淡景》震惊世界文坛。


被英国皇室授勋为文学骑士,获授法国艺术文学骑士勋章,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


本片的原着小说《别让我走》更被村上春树评为自己近半世纪里的最爱



尽管大神很爱,但不瞒你说,影哥在看的时候有些纠结。


因为它太致郁了!


贴着科幻的标签,没有以往刺激的观感,反而有种深深的无力。


矛盾的是,这种戳心的感觉,又诱惑着我看了下去。



18岁,原本意味着人生的新开端。


但对这些克隆人来说,则意味着踏入另一个地狱。


成年后,他们被送往全国各地的住宿中心,等待着写有“捐献”的一纸通知。

可以坐等被选中;也能在那之前申请成为看护,去医院照顾“同胞”。



如果足够幸运,可以和好友分到一起等待。


比如凯茜、露丝和汤米,就一起被分到了农舍小屋。



在这里,他们第一次接触到世界,体会到“自由”。


聚在一起看电视。


知道外面的男女如何谈情说爱。



想出门就去。


看着外面的风景,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。



每次想到他们第一次点餐的情形,就会噗的笑出声来。



然而,这段时光越美好,就越让人心疼。